江蘇點創信息科技有限公司,致力于APP、微信公眾號、小程序、網站建設等技術研發,市場需求

熱線電話:

位置 首頁 > 新聞動態 > 徐州APP開發,垃圾分類行業開始走紅

徐州APP開發,垃圾分類行業開始走紅

所屬分類: 行業資訊

發布時間: 2019-07-04

垃圾分類已經在多城試點,即將推廣全國,徐州APP開發行業垃圾分類業務開始升溫

“你知道貓砂屬于什么垃圾嗎?”

“濕垃圾?可回收垃圾?”

“那你知道豆腐貓砂、水晶貓砂和膨潤土貓砂屬于什么垃圾嗎?”

“不知道……”

一大早,這樣的對話就出現在了辦公室中,同事們熱火朝天地對垃圾分類展開了討論,不斷地刷新著自己對垃圾分類知識的認知,有同事甚至感嘆:“簡直是打開了新世界的大門,面膜居然屬于干垃圾。”

當然,現在被垃圾分類折磨到“崩潰”的估計屬上海人民,因為上海剛剛施行了號稱“史上最嚴”的垃圾分類措施。

7月1日,《上海市生活垃圾管理條例》(下稱“《條例》”)正式實施,根據規定,上海市生活垃圾按照可回收物、有害垃圾、濕垃圾、干垃圾分為四大類,個人或單位未按規定分類投放垃圾將面臨處罰。除對個人混投行為處50元以上200元以下罰款外,對單位未按照規定分類投放的行為,規定最高可處5萬元的罰款。

根據上海市城管執法部門數據統計,《條例》施行首日共開具了623份責令整改通知書,其中,酒店和企事業單位是生活垃圾分類不合格的“重災區”,不達標率分別達38%和33%,小區則不到8%。

一時間,上海人民不談股票,不談房價,甚至連朋友也不談,一門心思地撲在了垃圾分類上,據說連見面打招呼都變成了:“你是什么垃圾?”

垃圾桶賣到限購,代收垃圾工誕生

垃圾分類現在有多火?恐怕你都無法想象。

網上有一流傳頗廣的段子或能體現,說有人為了不扔垃圾連夜跑回了江蘇,“有想過扛不住生活壓力離開上海,沒想到是不懂垃圾分類走的。”

1.jpg

而以下兩項數據或更能說明“垃圾分類”的話題熱度。

2.png

新芽NewSeed記者查詢百度指數發現,在今年5月關鍵詞“垃圾分類”的搜索指數日均都在1萬以下,進入6月后開始呈現出上漲的趨勢,6月底已達到6萬左右,7月1日則猛漲至147萬。

而在微信指數方面,關鍵詞“垃圾分類”在今年6月初只有100多萬,到了6月20日達到近4300萬,隨后有所回落,但在7月1日同樣猛漲至4653萬之多。

3.jpg

除此之外,《條例》的出臺還意外帶火了分類垃圾桶。此前有報道稱,上海某淘寶店6月份店鋪的垃圾桶銷量快速上升,分類垃圾桶的銷量翻了近20倍,目前已經實行限購政策,每人只能買一件。

就此,新芽NewSeed記者通過某電商網站搜索發現,具有垃圾分類功能的垃圾桶,其價格從30多元到近200元不等,月銷量大都在1萬左右。

記者隨機進入一家店鋪與客服進行溝通,詢問下單后幾天能收到貨品,客服表示“最近訂單量大,下單后5天內發貨”。當記者進一步表示希望能提前安排發貨時,客服則以“現在大上海全民都在搶垃圾桶哦”為由婉拒了記者的要求。

4.jpg

不只是垃圾桶,一批垃圾分類小程序也應運而生。例如有提供垃圾回收服務的小程序,也有支持輸入垃圾名稱,幫助確定垃圾類別的小程序。

除此之外,在上海強制對垃圾進行分類后,一種名為“代收垃圾”的新買賣也在網上悄然而起,有從業者表示,只要勤快,月收入甚至可達到一萬元以上。據了解,餓了么已經率先在上海推出此項業務,一單12元,但由于外賣小哥接受培訓時間較短,目前業務狀況并不理想。

同時,新芽NewSeed記者在某二手電商網站搜索發現,提供代收垃圾服務的賣家不在少數,以上海本地居多,價格從2元到50元不等,其服務細則也各有不同。有的賣家注明代收垃圾重量不超過5千克,有的則是把代收價格細分到3樓以下與3樓以上。只是記者與其中一名賣家溝通時,其表示“并不是專業的,目前生意一般。”

5.jpg

有專家對此表示,上門收垃圾,只是家務的市場化,屬于家政服務的一種。但長期來看,這個市場未必會長久。隨著時間的推移,如果自己分類變得容易了,上門代收垃圾,就會從相對簡單的辦法,變為相對麻煩、甚至有風險的辦法,自然也會從市場上消失掉。

城市一面是垃圾,一面是“金礦”

實際上,超大城市開展生活垃圾分類歷程,可追溯到2000年開始在全國8個城市進行的生活垃圾分類收集試點工作。

隨后在2017年3月,國家發展改革委、住房城鄉建設部發布《生活垃圾分類制度實施方案》(下稱“方案”),包含廣州、上海、北京等46個城市將先行實施生活垃圾強制分類,到2020年底,基本建立垃圾分類相關法律法規和標準體系,形成可復制、可推廣的生活垃圾分類模式。

如今不只是上海,多地都已加入強制垃圾分類的大潮之中。

據悉,《北京市生活垃圾管理條例》修訂工作已列入2018-2020年立法規劃。新修訂的條例將不光對單位,也將對個人明確垃圾分類責任。北京市城市管理委主任孫新軍表示“到時候,不分類就是違法。上海已經明文規定,混合投放垃圾最高要處以200元的罰款,北京也不會低于這個數。”

同樣,《西安市生活垃圾分類管理辦法》也將于2019年9月1日起施行。該《辦法》規定,單位或個人違反規定隨意投放生活垃圾的,個人罰款100以上200以下,單位罰款5000以上20000以下,并將不良信息納入個人征信系統。

在多地出臺強制性措施的背后,其實是一座座“被垃圾托起來的城市”。

根據住建部2018年發布的《中國城市建設統計年鑒》數據顯示,2010年以來,我國生活垃圾清運量逐年上升,2016年超過2億噸,達到2.04億噸,同比增長6.81%;2017約達到2.16億噸,同比增長5.82%。

6.jpg

不僅如此,我國生活垃圾中餐余垃圾占比達到59.3%,接近60%,城市每年產生餐廚垃圾不低于6000萬噸,年均增速預計達10%以上。

而隨著我國城鎮化進程的加快以及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,城鎮生活垃圾還在以每年5%-8%左右的速度遞增。因此盡快建立完善的垃圾分類系統便被提上了日程。

而另一方面,垃圾分類下也隱藏著掘金的空間。

按照《“十三五”全國城鎮生活垃圾無害化處理設施建設規劃》,如若1年后城鎮生活垃圾分類無害化處理率按達到95%,則年均生活垃圾無害化處理量將超過2.80億噸。環衛行業啟迪桑德董事長文一波曾預計,到2020年,垃圾分類市場將釋放超過200億。

而除了餐廚垃圾等細分板塊外,垃圾分類也將為再生資源項目提供原材料、強化收集渠道。中長期來看,垃圾分類在全國所有城市、縣城、鄉鎮推廣后,帶來的新增空間突破至640億。

另據新芽NewSeed不完全統計,2017年至今,垃圾分類相關行業融資事件共有14起,融資總額近4億人民幣,投資方不乏金沙江創投、中美綠色基金等頭部投資機構。而在各地垃圾分類政策的刺激下,預計未來相關行業將成為創投市場的熱門賽道。

7.png

結語

在廣州市某事業單位工作的宋夢對新芽NewSeed表示,在去年年中,廣州市政府機關、事業單位就已開始垃圾分類,辦公室都會有放置不同類別的垃圾桶,“說實話,一開始很不習慣,因為不懂垃圾分類,在單位點的外賣吃完都會偷偷拿回家再扔。但是經過一年時間培養習慣,如今對垃圾進行分類已經成為很自然的事情。”

的確,正如其所說,對于大部分人而言,具體的垃圾分類知識需要通過時間了解清楚,需要花時間培養這種習慣。或許,我們都會經歷逃避垃圾分類去偷偷扔垃圾的時候,但是未來,垃圾分類一定會成為共同的習慣。畢竟,我們誰都不想活在垃圾之中。

(應受訪者要求,文中宋夢為化名。)


乒乓球直播